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红色旅游

您觉得网站有哪些方面需要改进的?
  •  页面设计
  •  访问速度
  •  网站内容
  •  还不错啦
首页 >> 红色旅游
红色建宁:读《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一词

    地处闽赣两省交界处的福建省建宁县,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亲手创建的中央苏区县之一,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在这里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最后胜利。其间建宁有8000多儿女参加了红军,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1931年5月16日,第二次反“围剿”战斗打响。至5月28日,红军自兴国富田向东横扫,在十余天里,接连在富田、白沙、中村、广昌四战四捷。5月31日,毛泽东又同朱德指挥红三军团和红十二军一万余人突袭建宁县城,歼灭守敌,取得第二次反“围剿”的最后胜利。建宁大捷后,毛泽东在这里写下了不朽的革命史诗《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这首光辉的革命诗篇虽然才62字,却以气吞山河之势,酣畅淋漓地描述了第二次反“围剿”中“呼声急”、“枪林逼”的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记叙了工农红军“齐努力”、“重霄入”的英雄气概,展现了英雄军队、革命人民“横扫千军如卷席”的革命气势。这首词音韵铿锵,声势浩大,如同战鼓擂响,号角劲吹。在毛泽东笔下,“白云”、“赣水”、“闽山”,甚至连“枯木”、“朽株”,都在为红军助威。广大群众配合工农红军一齐上阵杀敌,从而粉碎了敌人的第二次大“围剿”,以致于蒋介石只有“泣”和“嗟”的份了。读着这首光辉诗篇,似乎又回到了七十多年前反第二次大“围剿”的革命岁月。

    为了制定第二次反“围剿”的战略方针,中共苏区中央局多次举行扩大会议,反复进行讨论。从3月中旬直到4月下旬,经过一个多月的漫长讨论,确定继续采用毛泽东制定的“诱敌深入”方针。

    当苏区中央局关于第二次反“围剿”的战略方针和作战方向确定后,红军总司令朱德、政委毛泽东于4月19日向红一方面军发出了战前部队集中的命令。命令指出:“目前敌军的行动似以宁都为目标,步步为营地向我军前进。”“目前中国红军应以最高限度的坚决集中力量,配合群众武装打破敌军围攻,争取第二次进攻的胜利,建立巩固的苏维埃政权,并向外发展。”4月20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部队从宁都、广昌、石城地区向退却终点龙冈、上固、石头坑、回龙地区集中,总部驻龙冈。不久,方面军主力又西移东固附近地区隐蔽集中,以伺机歼灭富田之敌王金钰部。

   从5月10日起,各路敌军继续向根据地的中心区推进。敌军第五路军的右翼部队第二十八师和第四十七师的一个旅,于13日脱离富田的坚固阵地,分两路向东固进犯。5月13日晚,毛泽东、朱德果断地下达消灭进攻东固之敌的命令。为了准备应付可能意料不到的情况,命令中还提出,要作出敌军14日向我军进攻或者不向我军进攻的两种作战计划。

   5月16日拂晓前,毛泽东带着电台和警卫排登上白云山。接着,朱德带着总部的少数同志,在同行进中的公秉藩师先头部队发生遭遇性的接触后,也登上白云山。他们一起在白云山指挥所指挥战斗。

  16日拂晓,红一方面军总部前卫特务连同沿中洞至东固大道东犯之敌第二十八师先头部队遭遇,开始战斗。近午时分,由毛泽东和军长黄公略率领的红三军主力经小路从山上猛攻敌军侧面。敌军顿时陷入混乱,迅速被歼大部。同时,右路红四军在追击中歼敌四十七师一个旅大部。红三军团于16日进占固陂,歼灭敌军第二十八师的兵站后,当夜进占富田。我军歼灭公秉藩第二十八师全部和王金钰第四十七师一个旅,缴获各种枪枝五千余枝,火炮三十余门,活捉师长公秉藩(后化妆逃跑),击毙副师长王庆龙;并俘获第二十八师无线电队的全部人员和器材(其中有一部一百瓦特的高功率电台),从而为后来红一方面军建立无线电教导团以及中央苏区同党中央的联系提供了条件。第二次反“围剿”的首战告捷。

  富田战斗结束后,敌军第二十八师残部和第四十七师一个旅的残部仓皇逃窜。在大源坑、潭头方面的敌军第四十三师,在红十二军进攻下,也随之逃窜。5月19日,当敌军逃至白沙时,被红军追到截住,经过激烈战斗,全歼敌军第四十七师一个旅的残部和第四十三师一部,余敌逃向永丰。与此同时,红十二军攻占沙溪,敌军第五十四师逃回永丰。这是第二次反“围剿”中的第二个大胜仗,这一仗,缴枪4000余枝(挺),山炮2门,俘敌1700余人。

  在这期间,敌军第二十六路军奉命经南团出小布,绕道向红军侧翼进攻。5月20日,敌第二十七师进到南团及其附近地区,当晚奉命经中村向沙溪增援第五十四师。这时白沙战斗已经结束,红军正在扩大战果。21日午后,红军前锋进至中村附近,与敌军第二十七师第八十一旅的先头部队接触。红军领导决定歼灭进到中村的敌军,直下南团。22日上午,红军在永丰县中村发起攻击,于当日13时占领中村,歼敌第二十七师近一个旅,余下的敌人窜回乐安。当晚,红军追到南团,敌军第二十五师撤回宜黄。这是第二次反“围剿”中的第三个胜仗。这一仗,红军又缴枪3000余枝(挺),俘敌2300余人。

  红军进到南团后,组成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负责指挥前线作战和领导战区的地方工作。这时,敌军第六路军慌忙向广昌收缩,并从5月23日开始,按照第八师、第二十四师、第五师的顺序由广昌向南丰撤退。临时总前委决定乘机攻击尚未撤离广昌的敌军第五师。27日晨,红军直逼广昌城下,敌军第五师凭坚固工事顽抗,经过一天激战,红军于晚9时攻克广昌县城,歼灭国民党军第五师一部,师长胡祖玉受重伤后死去。这是第二次反“围剿”中的第四个胜仗。

5月28日,毛泽东在广昌主持召开中共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会议,鉴于国民党军朱绍良部的三个师向南丰退却,桥梁又遭破坏,已追赶不上,同时从整个战略形势考虑,会议决定再次调整作战部署,不攻南丰城,改为向东打国民党军刘和鼎的第五十六师,夺取福建的建宁县城。

  5月30日,毛泽东在建宁县里心主持召开中共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会议。与会者认为,在筹划战费和整个作战形势之下,很需要夺取建宁城,以便扩展到建宁、黎川、泰宁三县筹款。会议决定,向建宁城出击,红三军团为攻城部队,并准备挖地洞用火药炸城,红十二军(缺三十四师)为攻城预备队。

建宁,地处闽赣边界,山峦起伏,地势险要。但刘和鼎没有料到红军主力会那样快地运动到这里。5月31日,红军出其不意地突袭建宁县城,歼灭刘和鼎师三个团,缴获大量武器和物资,俘敌3000余人,缴获的西药可供全方面军半年之用。这是第二次反“围剿”的第五个胜仗,也是这次反“围剿”的最后一次战斗。国民党军面对着失败,只好在一边感叹:“为营步步嗟何及!”

  第二次反“围剿”作战,继续坚持了“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集中兵力先打弱敌,各个击破,半个月连打五仗,胜利地粉碎了敌人的第二次“围剿”,进一步充实和发展了第一次反“围剿”的经验,在红军战争史上有重大意义。这次反“围剿”的胜利再次证明,毛泽东提出并坚持的“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是完全正确的,而所谓先发制人的进攻或“分兵退敌”,或放弃中央苏区等主张,都是错误的。后来,朱德在总结经验时写道:

  “1931年5月,又粉碎了敌人第二次‘围剿’。这次反‘围剿’也打得很好。但这时已经有些不同了,因为项英来了,发生了一些分歧。但错误意见未占上风,红一方面军仍由毛主席领导,所以很快取得了很大胜利。这个胜利,仍是诱敌深入,集中力量歼灭敌人,依靠群众,依靠根据地而取得的。”

从5月16日起的半个月中,“七百里驱十五日”,毛泽东、朱德指挥红一方面军从赣江东岸打到闽西北山区,横扫七百余里,从富田、白沙、中村、广昌,打到建宁五战五胜,歼敌三万余人,缴获各种武器二万余件和大量的军用物资,痛快淋漓地打破了国民党军队的第二次“围剿”。这时,毛泽东豪情万丈,他在《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这首词中写道:

  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枯木朽株齐努力。枪林逼,飞将军自重霄入。

  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全军如卷席。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

毛泽东诗词中“七百里驱十五日”,“横扫全军如卷席”的豪迈光辉诗句,让人们永远记住那硝烟弥漫的革命岁月,永远记住这块为革命胜利作出巨大贡献的红色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