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宣教活动

您觉得网站有哪些方面需要改进的?
  •  页面设计
  •  访问速度
  •  网站内容
  •  还不错啦
首页 >> 宣教活动
毛泽东的建莲缘

  解放建宁县城的战斗于1931年5月31日拂晓时分打响,这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次反“围剿”的最后一战。只有3万多人的红一方面军面对强敌“围剿”,总政委毛泽东深谋远虑,提出了“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得白云山、白沙、中村和广昌战斗的胜利。随即,“四战四捷”的红一方面军广昌战斗一结束就向建宁西北地区运动,从西门龙堡山、北面青云岭、南门、东面万安桥四个方向对驻守建宁的国民党五十六师形成包围之势。然而,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从拂晓吹响冲锋号到黄昏时分,建宁城就顺利回到红军手中。硝烟还未散尽,当晚毛泽东和朱德进驻溪口天主教堂。这天主教堂位于距县城2公里的溪口青云岭山脚下,一幢欧式风格的建筑,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部分是一幢两层的小木楼,上下各四个小房间;后部分则是信徒们做礼拜的礼堂,约有230平方米。当年的天主教堂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总司部、总前委”,在历史中悄然改变了它的命运,若干年后,当它作为三明红色记忆中重要一个地标被人们瞻仰缅怀时,被岁月尘封的故事仍然栩栩如生。

在1931年5月31日深夜,建宁城沉浸在大战之后疲惫的宁静之中,这幢在溪口闽西北传统木结构建筑中鹤立鸡群般的西洋建筑二楼的一间房间,一个伟岸的身影伏在桌前就着一盏马灯昏暗的灯光埋头阅读,摊在他手上的是一本乾隆版的《建宁县志》。忽地,他的目光被眼前一行字吸引住了:“建宁秀山丽水,玉润流馨,香泉道道,十里菡菡,极为旖旎,玉泉水冷,百口莲池,岁产‘贡莲’千斤,为吾国第一。”“好一个建莲!”自言自语中,他起身走到窗前凝望着窗外浓黑如墨的夜色,想及刚刚结束的建宁大捷。是啊,这一段时间转战江西、福建两地,“五战五捷”彻底粉碎了国民党的第二次“围剿”,一时间,在濉城古意和胜利激情交织下,他合上《建宁县志》,铺开宣纸,捉起狼豪,略一思索,龙飞凤舞,一气呵成《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白云山头云欲立,

白云山下呼声急,

枯木朽株齐努力。

枪林逼,

飞将军自重霄入。

 

七百里驱十五日,

赣水苍茫闽山碧,

横扫千军如卷席。

有人泣,

为营步步嗟何及。



  这时候,一大早骑马出去的总司令朱德回到司令部,迎头碰上了总政委毛泽东的秘书,听说毛政委夜读县志到快天亮才小睡一会,现在还想着去看看西门莲塘。朱德摇头叹道:“这个老毛啊!”见老伙计来了,毛泽东双眼一亮,朗声笑道:“玉阶兄,你可是这首诗的第一位读者喽。”朱德轻吟摊在桌上墨迹未干的诗作,一转眼看到放在一边的《建宁县志》正想说什么。毛泽东却意犹未尽地拿起《建宁县志》道:“夜读《建宁县志》,让我对建莲的历史和传说颇感兴趣,只是县志里对建莲的描述虽有不少笔墨,总觉未得全味。”朱德接过毛泽东手上的《建宁县志》,随手翻了几页说:“建莲确有历史,《红楼梦》第十回就有‘建莲七粒去芯做引’和第五十回贾府宴上‘建莲红枣汤’之语。润之,昨日进城时品尝的莲子红枣汤可真是沁人心脾啊!可惜国民党部队为修筑工事对西门莲塘造成了严重破坏,不说修工事时挖出的石头泥巴随意丢弃在莲塘,很多正在生长的莲荷死了。现在西门莲塘伤筋动骨,没有几年时间很难恢复元气,这是国民党反动派对濉城人犯下的又一桩罪行啊!”毛泽东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地说:“毁坏的莲塘要赶紧修复,这样或许还能抢救回一部分建莲。”朱德说:“我就是记挂着此事,天一亮就找当地人了解情况,听他们说西门战事一停,莲农们就开始抢修莲塘了,我们一些红军战士一起帮着清理。”毛泽东轻舒口气,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玉阶兄,我们也不要在这里纸上谈兵了,我正琢磨着去西门区看看。都说朱毛朱毛,朱离不了毛,毛也离不开朱。一块帮莲农修莲塘去,吃了建莲,不能不劳而获。”朱德笑对毛泽东说:“润之这是将我军了。走,做农活我可不会拉下你们这些拿笔杆子的先生。”

赶巧的是,毛委员和朱总司令来到西郊乡正好碰上行动迅速的乡苏维埃忙着分莲塘。乡苏维埃主席忙不迭地向毛委员和朱总司令汇报莲塘情况,遗憾地说:“我们建宁有西门莲、河东莲、水南莲,以西门莲最为名贵,稍炖即熟,久炖不化,汤清无浊,特别芬香可口,历代的贡莲主要出自西门莲塘。”正想去看西门莲塘的毛委员当即问:“不知这西门莲塘有何奥妙,所产莲子为何比别处好呢?”

年轻的乡苏维埃主席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一位帮着记账的私塾先生拢拢腮下长长的银须,慢条斯理地介绍起西门莲塘的状况:“毛委员、朱总司令有所不知,这西门莲塘共计九十九口,号称百口,均散落在凤山坑、灯钵坑、吴家坑三条大垄里,地势成‘山’形,东、西、北三面环山。有凤山玉泉水流入莲塘,塘底连着泉眼,清泉四季不断,加之山青水美、土质肥沃、光照适宜、通风良好,故而形成冬暖夏凉的小气候,为建莲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果然与众不同。”听得认真的毛委员感叹道。


  谙熟建莲历史的私塾先生得到毛委员鼓励,打开了话匣子,继续介绍建莲的传说。原来,五代梁龙德初(921年)时,金铙山下的金铙寺已有红花、白花莲塘。传说是盘古开天地时,王母娘娘在天宫瑶池设蟠桃宴,荷花仙子捧着鲜莲子姗姗来迟,王母娘娘不悦,一气之下挥手将鲜莲打落,正好落在金铙寺前两口放生池里。不几天,两口池塘一口开红花,一口开白花,后生长出新莲子。时至大清天下,乾隆皇帝下江南中暑,金铙寺住持济空方丈遂巧用莲子作“鸡莲肚”治好他的病。为此,乾隆帝挥毫题写“报国寺”,以表其功。由此,金铙寺也更名为报国寺。后来,报国寺前的红花、白花莲经天然杂交后由西门一名叫李直的后生移植于建宁县城西门外的池塘,方逐渐扩展成今日之西门莲塘。传说无据可考,却浸润着睢城厚重的历史文化,刚阅读了《建宁县志》又豪情满怀作诗作的毛泽东再次被私塾先生声情并茂的讲述打动,向他拱手相谢:“润之受教了。”“九十九口?果真这么准?”朱总司令也兴奋地询问。忙着向毛委员还礼的私塾老先生没空回话,乡苏维埃主席接过话:“传说一百口,手指点九十九,线香插就要一百支。现今被白军糟蹋得厉害,一时难以恢复,我们乡里就以‘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好坏搭配来分。”“好,你们想得周到。”毛委员对乡苏维埃主席满意地点点头,转而脸色一沉,对朱德说:“玉阶兄,我们一起为西门莲塘恢复出一份力,如何?”“早说了,朱毛朱毛,朱离不开毛。润之敢下田,玉阶一介行武更要当仁不让了,哈哈。”于是,毛泽东和朱德就在乡苏维埃主席带路下来到离西门最近的灯钵坑。一行人站在高处一望,只见一口口莲塘十有八九都被白匪挖修工事乱扔的石头毁得不成样子,那些已近亭亭玉立要怒放的荷七零八落了无生机,莲塘间的亭台楼阁只剩下些屋基在日头下呻吟。果然莲塘里有许多人正忙着捡石头挑沙土,其中就有穿着军装的红军战士。见此疮痍满目的样子,毛委员深深叹了口气,对朱德说:“这是国民党反动派欠下人民的又一笔账啊!”已在卷着裤管的朱德往手掌心里吐了一口口水说:“润之,国民党反动派毁塘,我们共产党修塘,不用多久这满塘就还会有‘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致喽。”



  毛泽东说:西门莲塘可不能在我们手上毁了。”毛泽东将手一挥:“玉阶兄,我有一个想法不知你赞不赞成。西门莲塘号称百口,今天我们红军就让它名副其实如何?”朱德金铙山不老,濉溪水长流。现在,这封珍藏在建宁县革命纪念馆的“信”经时间沉淀变得纸页发黄,却连接起毛委员与建宁西门莲塘难以割舍的历史渊源,历久弥新。从中可窥探到战争年代一个伟大革命者心怀天下、惟念苍生的伟大情怀。而经当年毛委员和朱总司令之手给西门莲塘留下的这一抹红色,也成为三明中央苏区这片红土地最为亮丽的色彩。点头赞许,又笑着拍拍一脸疑惑的乡苏维埃主席肩膀说:“对,我们今天就挖出那第一百口莲塘。”第一百口莲塘成为西门莲塘最引人注目的别样风景,“百口莲塘吐清香”无形中成为传递红军消息和鼓舞群众的暗号。然而,令建宁人感到遗憾的是毛委员从1931年7月11日带领红军离开就再没回过建宁,没能品尝到正宗的西门莲。岁月如白驹过隙,时间到了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周年大庆,历史给建宁人提供了一个弥补这个遗憾的机会。这天,一个消息在建宁县不胫而走,溪口公社城关大队的大队干部肖瑞兰要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了!一个普通的百姓能晋京参加国庆观礼,这是何等的荣耀!肖瑞兰觉得必须代表建宁人带去对共和国领袖的问候。但是,带什么礼物呢?几经商量,大家不谋而合:带上当年毛委员亲手挖的莲塘出产的建莲!这年伏莲收获的季节,早已成为西门莲塘最显目地标的这口由毛委员和朱总司令亲手挖的莲塘长势最为旺盛,这个重要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城关大队西门小队。西门莲中以三伏天采摘的伏莲最好,西门小队的社员干部们组织几名社员,把当年采收的伏莲搬出来,颗粒饱满、色如凝脂的西门莲被一粒粒挑选出来,一共挑选了十斤,包装成礼盒。

出发前一晚,肖瑞兰激动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路上,他将这盒建莲当宝贝一样捧着,生怕有什么闪失。直到将它连同一封写给毛主席的信交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同志的手上,将来自老区人民沉甸甸的情谊和问候转交给当年建宁人民敬爱的毛委员时才长舒口气。

终于,肖瑞兰在大家翘首期盼中回到建宁。第二天,他就被请到全县里干部扩大会议上汇报进京情况。会议是在县工人体育馆召开的,全县大队干部都来了,黑压压的一大片,好几百人。肖瑞兰激动地向大家讲述着在北京参加国庆观礼的情形,足足一个多小时,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大家竖起耳朵听着,生怕错过一句话。当肖瑞兰激动地向大家展示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室打的收条时,这封具有特殊意义的“信”此后就一直铭记在建宁人民的记忆里,并成为建莲古老历史文化中至关重要的遗存,建宁县溪口人民公社城关大队全体社员同志:“你们托肖瑞兰同志带给毛泽东的信和建西伏莲一盒收到了,谢谢你们的盛意。”


  金铙山不老,濉溪水长流。现在,这封珍藏在建宁县革命纪念馆的“信”经时间沉淀变得纸页发黄,却连接起毛委员与建宁西门莲塘难以割舍的历史渊源,历久弥新。从中可窥探到战争年代一个伟大革命者心怀天下、惟念苍生的伟大情怀。而经当年毛委员和朱总司令之手给西门莲塘留下的这一抹红色,也成为三明中央苏区这片红土地最为亮丽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