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学术长廊

您觉得网站有哪些方面需要改进的?
  •  页面设计
  •  访问速度
  •  网站内容
  •  还不错啦
首页 >> 学术长廊
横扫七百里——徐松林

又送死来了

    一九三一年初,在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以后,红军一方面军总部驻扎在宁都县黄陂背后的三堂村。那时我在一方面军总部当传令排排长。我们传令排的任务除传递命令外,还给总部首长站内卫哨。

    四月,蒋介石又调集了以何应钦为首的二十多万人马,采取“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分进合击,重重包围”的战术,向我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二次“围剿”。

消息一下就传开了。

    “好哇!发动派硬是活的不耐烦了,又送死来了。”

    “何应钦大概是嫌张辉瓒给我们送来的武器弹药和粮食太少,又急着来补充一些吧!”大家纷纷地议论着。

    这时叶剑英同志回来了,他接替朱云卿同志担任总参谋长。我们经常看见他站在一幅比报纸大不多少的作战地图前,凝神思索。地图上,用白旗标着敌人的兵力部署,从赣江向东延伸,一直到福建省的建宁县,这就是敌人这次吹嘘的一条八百里战线。

    听首长们说:这一次,敌人以何应钦为“剿共”总司令,以第八路军,第十九路军,第二十六路军等部为主力。另外蒋介石又从北方调来一支所谓“新生”力量的第五路军,驻东固西北的富田。它的右翼是四十七师和五十四师,也是北方部队。

打蛇先打头

    总部召开过一连串的紧张的会议,毛政委决定打蛇先打头,消灭王金钰的第五路军。

    四月二十七日,一方面军总部从宁都以西的青塘圩出发,经兴国古龙岗,到达泰和县东固的黄沙凹村。这下可就到了王金钰的 眼皮底下了。红军主力也同时向总部周围集结。在总部的作战图上,密密麻麻的小红旗插在东固这一小块地区,远远望去就像一朵盛开的山茶花。在根据地外围,牵制敌人的游击队也出动了。可是,王金钰一直缩在富田那个龟壳里,不肯出来。

    目前形势,敌我双方的有利条件和困难,上级都讲清楚了。小组会,支部大会,士兵委员会都开过了。可就是老没有战斗命令。战士们成天呆在那深山丛林里,虽然有时上上政治课,有时去帮助山中的老乡打打柴,种种地,可是敌人在面前不叫打,大家都急坏了。附近的菜快吃光了,大家就到处去挖野菜,捉河沟里的螺蛳和泥鳅吃。

    就这样一天天地等待着机会,而敌人却还是没有出动。

从左打到右

    东固山里的日子好像特别长,好容易挨过了一、二十天。突然,总部的空气紧张起来了,交通队,外围游击队接二连三地送来了情报,苏区的老乡们也不断来送信。毛政委、朱总司令黄公略军长和叶总参谋长一连开了几次会。王金钰到底从富田出动了。

    五月十五日下午,三军团往泰和县固陂方向迂回,从左侧插到敌人的后方去了。十六日,总部从黄沙凹往东方出发。凉爽的早晨,微风阵阵地吹着,使人感到格外的舒坦。毛政委在前边走着,斜背着一把油纸伞,他的蓝布中山装已经破旧了。晨风吹开了他的长发,使他那丰满的前额显得更宽了一些。

朱总司令背着一定棕叶斗笠,腰下垂挂着一尺多长的望远镜。在通常的行军中老是我们背着它,只有这次是例外。他跟在毛政委的后边。再后边是二十二军军长陈毅同志,他没有赶上开会,一到来,我们就出发了。他们一直沉默地走着。不多会,队伍走出了东固街,前边有一条小河,陈军长就要过河了。这时,他请示朱总司令:“这次是怎样打法?”“从左打到右!”总司令说得那么果断,那么充满自信。

旗开得胜

    从黄沙凹出发,一口气走了十多里。这是一条蜿蜒的峡谷,两边耸立着入云的高山。路旁有一条小溪,溪水静静地流着。

    队伍到了桥头岗,靠右前方有两三间民房。毛政委和朱总司令决定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跟着他们进了房子。房子里空洞洞的,只有几只山雀见人进来,刷的一下挤着飞了出去。房主人听说白匪离这儿很近,早就搬到山上去了。我们到屋里没有五分钟,就有三个老乡,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对我们说:“白匪来了,离这里只有三、四里路。”我觉得奇怪,怎么在这里会钻出敌人来呢?前边已有我们过去的部队,怎么没有碰上呢?于是我在首长们准许下,带了四个人跑步到前面看看。毛政委和老乡在屋里仍然谈着话。

    走了一里来路,刚转过山脚,就发现了敌人,正坐在路旁休息。刹那间敌人的尖兵也发现了我们。这一突然地遭遇可把敌人吓坏了。他们尖叫了一声,就乱成了一团。顿时五、六挺重机枪,从左山坡像暴风雨似的,盲目地朝我们这边打来。我们立刻组织还击,边打边退。我一回头,看见朱总司令不知什么时候赶了上来,镇定地站在我的背后。我着急得连连恳求:“请总司令快走。”但他像没有事一样,还轻蔑地说:“这些敌人,走我不赢!”他已认出了那是敌人公秉藩的二十八师。不一会,工兵连也跑上来掩护,总司令便安全转移了。

    我们一共十条枪,就和敌人蘑菇了半个多钟头。我们退到先前休息的房子旁边,毛政委和朱总司令已经出发了。我们抢上房后的山坡,敌人也跟着追了上来。突然右边山 头上向敌人开了火。这一下敌人乱了套,舍开我们,。转头就跑。我当时又觉得奇怪了,高山上哪来的部队呢?以后才明白,原来王金钰所指挥的公秉藩部队从富田出动后,就遭到我三军团的伏击,一下就给打垮了。他们慌乱地向桥头岗附近跑,想摆脱我三军团的追击,哪知又和我们总部遇着了。我们把他们顶住半小时,三军团就从周围的山上包抄而来,等我们把敌人引进口袋以后,他们才向敌人开火。

    我们上了山,翻过山梁,才完全明白。不光是这里打得热闹,富田和东固之间的九荣岭、观音岩一带也打得十分激烈。到处是步枪、机枪、手榴弹声,像放鞭炮似的响彻山谷。晚上,我们赶上了总部,向毛政委和朱总司令报告了情况。过了一会,杨立三副官来告诉我们说:“今天打了个大胜仗,三军团把敌二十八师打得屁股尿流。一军团的第四军和九荣岭和观音岩把王金钰的四十七师打垮了。”

    “我们真是旗开得胜,一下就打垮了敌人两个师!”不知是谁这样说了一句。

    大家一夜也没有睡好。十七日,天蒙蒙亮,总部就出发了。走了两个钟头,到了昨天作战的地方——九荣岭,还能清楚地看到敌人狼狈奔命的景象:山坡上被滚出一道道的小沟,小树被压倒了,石头被碰碎了,遗下的枪支弹药到处都是,受伤的敌兵躺在地上呻吟着,哭叫着,这些当兵的本来也是穷人,被敌人逼着来当炮灰的,要我们给他们一些东西吃。我们把身上留下的炒米粉给他们一些,他们接着炒米,哭得更痛心了。这天下午,下着小雨,路上又湿又滑,红军乘胜追击,沿途敌人的死尸、伤兵、枪支、弹药到处可见。尤其是过了富田,在圳头和直夏的街上,房子里敌人的弹药、大米、洋面一堆堆的原封放着。红军连收条也不打就接收了过来。北方同志好久没有看到白面了,这一次他们好像又过了一个年。当晚,总部在直夏宿营。十八日上午,雨下的更大了,红军冒雨东进,一直追到吉水县的水南。这一夜总部驻在离水南十多里的一个小村里。

我们也有大炮了

    十九日,红军矛头指向白沙守敌郭华宗。郭华宗听到公秉藩被奸的消息,正想拔腿逃窜,却没想到红军已到了眼前。

    上午十点钟左右,攻击命令下达了。红军战士像出山的猛虎一样,一下就把敌人打得四零八散。敌人连大炮也来不及拖就跑掉了。我们一下就缴获了两门七五山炮和一百六十多发炮弹。这下可把大家乐坏了。老乡们听说我们把白匪打跑了,又缴了大炮,都欢天喜地的从山里纷纷跑回来,围着我们争着看大炮。

    这一天又俘来了好多敌人。按红军的俘虏政策,凡是不愿留下当红军的,可以领三块银洋的路费回家,愿意把毯子卖给红军的可多得一块银洋。(当时红军的布匹很缺,好多同志连条被子都没有,所以总部下命令收买俘虏的毯子。)可是俘虏太多了,我们的银洋不够,后来只得每人发两块。所以后来的俘虏都埋怨自己说:“真倒霉,要是早当俘虏,也能多得一块银洋。”

又消灭了敌人一个旅

    红军打垮郭华宗以后,继续向东赶。二十二日,我们赶到永丰县的藤田,在中村遇到了敌人的二十七师。他们在高山上修了工事,准备固守。这一天太阳一出,三军团的一个师就发动了攻击,一连进行了九次冲锋,都没有攻上山去,战斗打得很激烈。我们总部也赶到了,离阵地只有二、三里路远。一直到下午一点钟,毛政委和朱总司令见还没有攻下,就命令一军团派出部队从中村的右翼包抄过去,并亲瞩主攻的十二师师长肖克同志要迅速些。在部队出征时,毛政委号召战士们说:“快点抄过去,消灭敌人!”战士们听了毛政委的话,个个精神百倍,都像飞的一样冲上去了。

    敌人的阵地被打下来了,守敌连夜逃跑,红军紧紧追击。腿短的缴了械,当了 俘虏。这一仗我们又消灭了敌人一个整旅。

    晚上,总部回到了宁都县境,驻扎在团庄。

饭先给战士们吃

    红军三战三捷,继续穷追。

    五月二十七日,我们抵广昌城附近。敌毛炳文的第八师和许克祥的二十四师企图凭“坚固”的工事堵击我们。我们和他们打了一整天,一个冲锋连着一个冲锋,从这个山头打到那个山头,直到傍黑才攻下了广昌城。这一次虽然消灭了许可祥的一个团,但我们也伤亡了一些同志。

    这几天,连续追赶敌人,连饭也吃不上,有时一天只能吃一顿饭。

    今天,是在出发前早上两点钟左右吃的饭,直到下午一点多钟了,总部炊事员还没有把饭送来。路上有连队里往前线上送饭的,传令兵和警务兵一看里边是热腾腾的大米饭和猪肉,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要留下点给毛政委和朱总司令吃。这事叫朱总司令知道了,把这些同志责备了一顿。,并和气地对连理的炊事员说:“把饭担去,叫前方的战士们吃。”

    这天的天气很热,战士们吃不多,大筐的饭又剩着担回来了。朱总司令这才叫他的警务兵康东生给他盛了一碗剩饭来吃。毛政委也吃了一碗这样的剩饭。

    晚上,进了广昌城。接着总部就开会,参加会议的有毛政委、朱总司令、叶剑英总参谋长和罗荣桓、罗炳辉、郭化若等同志。会上决定一军团北上南丰,追击许克祥和毛炳文的残部,三军团继续向东打福建的建宁。总部随三军团行动,第二天下午出发。

第二次反“围剿”彻底胜利

    五月二十九日,红军抵达福建省的建宁。建宁城里是刘和鼎的第一师把守。这个师的装备一律是德国造的双套七八式长枪,枪上有二尺来长的刺刀,还有一个水机关枪营和一个手枪营,有的还配有卜壳枪和冲锋枪,不论官或兵都背有一把大马刀,看来倒是挺威武的。

    红军从建宁城背后发起攻击。下午三、四点钟时,三军团抽了一个师从建宁河下游渡河,迂回到建宁城前面进行包抄,战斗到下午六时左右结束。这一仗消灭了刘和鼎部一个旅,缴获了山炮两门,敌人的手枪营也全部缴了械。

    建宁城东面的河上,横有一座大石桥。敌人狼狈逃窜时,不少人被挤到桥下摔死了。晚上,杨立三副官长带我们打着火把去打扫战场,在河边的草丛中还捡到了好多卜壳枪和子弹。

    黄昏,总部进城,毛政委和朱总司令住在城外二里许的天主堂的大楼上。

    从五月十六日到三十日,在这短短的十多天中,红军从西到东横扫七百里,共消灭敌人三万多,缴获了两万多支枪,胜利地粉碎了蒋介石对我们的第二次“围剿”。

原载《红旗飘飘》第十四集,一九六O年六月